当前位置 金融街 股票配资 正文

性奴校花的屈辱调教 抵在墙上狠狠律动娇喘不断

中午请刘小夏吃饭的,是东山高速的马科伟。马科伟也是个打蛇随棍上的主,借着帮刘小夏办事的机会,抓紧时间笼络关系。

刘小夏没办法不参加。得罪了马科伟,会影响和东山高速的亲密关系。马科伟或许成事不足,但败事,绝对绰绰有余。

这也是人际关系的一环,避不开。

社交,可以分为共情社交和功利社交。共情社交,是有共同的兴趣爱好,比如:踢球、爬山等。功利社交,是为了达成某种目的,或者是为了利益而产生的社交行为。

功利社交有个前提,双方各有所求,可以利益互换。

刘小夏求的是钱,马科伟呢?未必是钱。他似乎更钟情于权力。

刘小夏感觉,马科伟和黄世鑫,应该去做间谍。情报能力太出色了!说心里话,刘小夏不太喜欢和这样的人打交道。但身在局中,身不由己。

王雨晨轻踩刹车,等待红灯。她轻咬红唇,稍显突兀的伸出手,握住了刘小夏的手。

刘小夏身体一僵,下意识的抽出手。

王雨晨的手,便搭在了刘小夏的大腿上,“小夏,我知道你不喜欢这样的饭局,你可以少说话,我帮你应付。”

说完,王雨晨收回手,专心开车。

刘小夏看向窗外,思绪翻飞。

“社会,是一张网。是各种各样的关系,交织而成的网。看着纷乱无序,其实仔细一看,只有两个字,欲望。有的人喜欢钱,有的人喜欢权力,有的人喜欢美女。你强,别人攀附你。你弱,别人欺负你,瞧不起你。马科伟喜欢的是权力,他结交你,是为了获取更大的权力。你帮他操作成了,换取的,是更大的利益。小夏,你喜欢什么?”王雨晨柔声问道。

王雨晨的问题,有些难倒了刘小夏。自己喜欢什么呢?钱?权力?女人?自己一直追求成功,可什么是成功呢?

“雨晨,我大学毕业后,其实有很多机会。公务员、银行、烟草。甚至读大学时,我也有机会去军校。我全部选择了拒绝。我只想创业,只想成功。但什么是成功呢?我也不知道。”

“对于钱,我喜欢,但不贪多。我认为,钱够花就行。不用非得身价过亿,非得是大富大贵,我没有那么大的追求。至于权力?年轻时的我,最讨厌权钱交易,我有些蔑视体制内的人,感觉他们除了喝酒吹牛,什么都不懂。现在的我呢?不能说喜欢,但不讨厌了!我挣的钱,也大都是权力带给我的。”

“对于美女,我媳妇本身就很漂亮,我们又是患难夫妻。之前,我从未想过我的婚姻会出问题,我从未想过我会背叛她。从来没有。之前没有,以后,大概率也不会有!我不会伤害她的,绝对不会。”刘小夏斩钉截铁的说道。

王雨晨柔柔一笑,“小夏,你为什么会和我说这么知心的话?”

是啊!为什么呢?这些话,刘小夏都没有跟高晓茹说过。他想了想,说道:“雨晨,我很信任你。”

王雨晨暖心的说道:“小夏,我也很信任你。你知道我不会伤害你。我也知道,你不会伤害我。”

刘小夏叹了口气,“雨晨,咱们是同事。”

王雨晨笑着点点头,“我知道,现在是,将来也是,永远都是。小夏,像我这样的女人,被伤透了的女人,是很难动真感情的。一旦动了,又很难熄灭。我会把握好分寸的,我说过,不会伤害你。”

刘小夏沉默了一会,说道:“雨晨,我知道,你看上的,不是我的钱。我不蠢。”

王雨晨灿烂一笑,旋即,梨花带雨,哽咽道:“小夏,谢谢你!”

“不用谢,你需要冷静。”

王雨晨笑中带泪,“我很冷静。小夏,你知道吗?我的心,原本已经碎了!但遇到你之后,我没想到,竟然又慢慢的长出来一颗新的。这颗心,只属于你。”

“你这么说,我压力很大。”

王雨晨略一沉默,“小夏,你喜欢的,也不是我的容貌。你想玩女人,可以玩很多。你有没有发现,我们很合拍?一句话,一个眼神,彼此就能明白对方想做什么。我知道,你和你媳妇也很合拍。我只是想表达,咱俩也很合拍,并且,彼此很信任。这半年多,我感觉很安全。”

刘小夏笑着说道:“雨晨,有句歌词,叫爱上不该爱的人,会满身伤痕。就此打住,可以吗?”

“小夏,你说得对。爱上不该爱的人,会伤痕累累。可是,你是该爱的人啊!我的奢求,并不多。一直做你的同事,做你的员工。你在前面开路,我在后面帮你打扫灰尘。你有你的家庭,我也挺想做一名单亲妈妈。最好生个儿子,儿子一般随妈妈,也不会有人多想。”

刘小夏看着窗外,思绪又飘远了。自己竟然对王雨晨有这么大的吸引力?是自己真的很优秀吗?不!自己并不优秀。自己之所以能成功,是因为运气好、资源好!亲戚的资源,同学的资源。

“雨晨,我认为资源分两类,一类是血脉资源,一类是利益资源。血脉亲情,是与生俱来的。这个社会很奇怪,生活越艰辛的人,亲情越淡薄。生活越富足的人,反而对亲情看得比较重。”

“利益,是互相交换的。你能给别人带来利益,别人也能给你带来利益,才能互换。否则,也不会长久。我其实能力并不强,只是上的学校比较好,周围的同学大都是家庭条件好的。”

“我真正强的一些资源,是亲戚,但属于远亲。所以,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资源型的。但盛唐财富,盘活了我的资源。让我的一些资源,介于利益和血脉之间了。我并不优秀,过去,我感觉我的家庭也很普通。但和庞倩、李帅他们相比,要好的太多了!”

刘小夏想到了自己的家庭。父亲,兄弟二人。母亲,姐妹二人。大伯,国企副厂长退休。姨娘,教师退休。表哥,靳伟强,在体制内工作。堂姐,在新西兰定居。

如果再延伸,比较近的。赵红文,这是自己认识的资源里,最强的。如果不是姑父,而是伯父,对自己的照拂会更多。

还可以再延伸吗?原来不可以,现在或许可以了!伯母很普通,伯母家里也普通。但伯母有个侄女,她的侄女婿家境有些显贵。不弱于赵红文。再比如,亲姨夫的一个堂弟,也是某地市的L导干部。所以靳伟强才升迁的快!

这些关系,放在自己落魄,一事无成的时候,一点用都没有。人家也不会理会。但现在,自己有了这么多的企业客户,就未必了!

毕竟,这些关系,比陌生人要稍强一些!自己和林海毅,中间的桥梁只是杜飞而已,结果呢?现在两人的关系非常好。所以说,利益是催化剂!

又想远了,为什么会想到这些呢?唉!王雨晨把自己的心,搅得有些乱了。

王雨晨没有再言语,到达目的地,停下车,王雨晨凝视着刘小夏的眼睛,柔声说道:“小夏,你相信我吗?”

刘小夏有些发虚,沉默了几秒,点了点头,“相信!怎么了?”

“你愿意相信我吗?”

刘小夏心里一颤,沉默不语。

王雨晨嫣然一笑,“小夏,我发誓,我永远不会伤害你,永远不会破坏你的家庭幸福。呵呵,走啦,去吃饭饭!”

文学

陈雨被强行开除了。这在销售型企业,非常少见。因为企业担心员工去法院起诉,惹上麻烦。

强行开除,意味着陈雨失去了去齐州二分的机会。因为,对于开除的员工,盛唐不会再录用。

陈雨自然是不甘心的,疯狂的往总部投诉。并扬言,要去法院起诉盛唐。

刘小夏还没回到公司,就接到了何敏的电话。

“小夏,陈雨是什么情况?她电话直接打到了董事长那里,告了你和雅雅总一状。”

刘小夏什么都不知道,“敏总,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我刚才在陪客户吃饭。要不,我一会了解完情况后,再打给你?”

“行,你了解一下。要妥善解决员工的矛盾。”何敏叮嘱道。

等刘小夏挂断电话,王雨晨将手机递给他,解释道:“我也是吃完饭才看到蒋晗给我发的信息。今天中午吃饭时…”,王雨晨简单的讲述了一遍,笑着说道:“陈雨是咎由自取,天天造谣生事,这样的员工,早就应该开了!”

“哦!”刘小夏哦了一声,旋即感觉有些不对,他认真的看着王雨晨,问道:“李秋月反水,和你有没有关系?”

王雨晨噗嗤笑了,表情有些小傲娇,“就知道瞒不过你。哈哈,李秋月的节操也不高,两万块钱加一点暗示,她就反水了。我只是没想到陈雨会这么蠢,我原本计划,得废更多的功夫。”

“你弄走陈雨,我也挺开心的。但是,她现在投诉到了总部,更威胁要去法院起诉公司。”

王雨晨俏皮的吐了吐舌头,“我刚才给白恩武发了微信,他安排些人,去吓唬吓唬陈雨和她老公,她有家有孩子的,立马就消停了。对付这种小人,就得用小人的办法。”

刘小夏有些懵,“你怎么会有白恩武的微信?”

“上周五的时候,我去找了他一趟,请他帮忙的。这点小事,他会办的非常稳妥。”

刘小夏看着王雨晨的侧颜,“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王雨晨嫣然一笑,“你没发现,我给你发的微信内容,都特别正式吗?除此之外,非工作时间,我从不给你打电话,发微信。”

刘小夏心情瞬间复杂了起来,自己真的这么优秀吗?

“小夏,万一我给你打电话时,你媳妇在你旁边怎么办?万一给你发了不该发的微信,你忘记删除怎么办?一切麻烦,必须从源头阻断。我发过誓,不伤害你。我说到,便会做到。”

王雨晨柔柔一笑,继续说道:“另外,我有一个弟弟。再加上这两年发生的一些变故。我家里的亲情也淡了好多。我的任何决定,我父母都会接受。尤其是最近,我开始给家里钱了。我要把欠我父母的钱,双倍,三倍的还给他们。”

刘小夏叹了口气,“你拼命挣钱,是为了还你父母?”

王雨晨点了点头,“小夏,所有人,都得为自己的决定付出代价。当年,我那么叛逆,父母越不同意的,我越干。我深深的伤害了他们,也耽误了我弟弟的一段姻缘。对于家人,我是内疚的。我父母,对我也是有意见的。我只能自己强大。”

“小夏,你还要考察我多久?红颜易老,我感觉我皮肤越来越差了,拖久了,你不稀罕了怎么办?”王雨晨笑眯眯的说道。

“我没有考察你,你别自作多情了。我会保护好我自己的。”

“呵呵,口不对心。我和你交流,根本不需要说话,一个眼神,我就懂你的意思了。你什么时候去香江陪你客户买保险?呵呵,不逗你了。也不一定非得去香江,菏州、临州都可以。你媳妇应该去上班的,你带着她一起出差的毛病,得改改!工作的女人,更有魅力。呵呵,齐州也可以。我在公司旁边,租了一套房子。想不到吧?呵呵!”

刘小夏沉默着,没有言语。

回到公司,因为心烦意乱,刘小夏都把陈雨的事给忘了。王雨晨也没有其他事,便赖在他办公室里。

“你去忙你的工作,可以吗?”

王雨晨嘟了嘟嘴,“咱俩清清白白的,你怕什么?我通过朋友雇了个小白脸,改天我带他来公司转几圈,堵上其他人的嘴。在外人眼里,我只是一个贪财的,喜欢抱领导大腿的女人罢了!我不抱,其他人也会抱。”

“你客户不需要联系吗?”刘小夏有些烦。

王雨晨目光盈盈的看着刘小夏,眨了下右眼,“口不对心,嘻嘻,多喝点茶。”

王雨晨帮刘小夏倒上一杯茶水,笑吟吟的离开了办公室。她吃定刘小夏了。

直到电话响起,看到是何敏打来的,刘小夏才想起陈雨的事情。

“敏总,陈雨的事,我马上处理好,保证不会给总部领导添麻烦。”

何敏笑着说道:“我刚刚接到陈雨的电话,她对她的行为,表示道歉。她中午喝了酒,说了些醉话。她也给董事长发了道歉短信。她自愿离职。刘总,厉害呀!”

刘小夏一点聊天的心情都没有,应付道:“陈雨就是个搅屎棍,这样的人,一个人会祸害一家分公司。”

何敏也没再多说什么,鼓励了刘小夏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曹蕾蕾敲门进来,笑着问道:“夏哥,平成钢铁,您听说过吗?”

刘小夏心情正不好,摇了摇头,“没有,什么事?”

“我联系到了他们的财务总监,我想请您出马。明天您有时间吗?”

“没有,明天我得出差。雨晨谈的一点都不差,她出马,也没问题的。”刘小夏说道。

“好的,谢谢夏哥。”曹蕾蕾笑着出去了。

没一会,蒋晗又笑眯眯的进来,“夏哥,我制定的激励方案,您看看行吗?”

刘小夏扫了一眼,“和雅总的方案叠加吗?”

“不叠加。这是咱们业务部自己的方案。”

“你和雨晨商量着办吧!这些事,以后你们自己定就行。”

蒋晗点点头,“看你心情有些不太好,没事吧?”

刘小夏摇摇头,“没事,你去忙吧!”

王雨晨办公室内,她正在和张瑞愉快的聊天。几分钟前,王雨晨接到了陈雨惶恐的道歉电话。她用的免提,张瑞全听到了。

“早就应该把陈雨开除,一天天的不干正事。一年挣个一二十万,就不知天高地厚了。这个人心思坏的很,我早就烦她了。”张瑞笑着说道。

王雨晨赞同的点头,“小夏接手业务部以后,得把这些杂七杂八的人,全部清除掉。凝心聚力,才能更好的发展。庞倩呢?我听说,她老公在新远财富。”

“你想清退她的话,我可以找她谈话,应该问题不大。”

“清退吧!这个人也没有什么价值,咱又不缺她这点业绩。以后,咱们的员工,要么有资源,要么勤奋肯干。还有李铮和赵浩,这俩人,我总觉着是混子。你也多关注着点!”

“好!”

“工装报销的费用,你也想想办法,争取再多报一些。”

张瑞叹了口气,“单价已经很高了。总部的人是睁只眼闭只眼,不代表他们是傻子!”

“行吧!咱们再想其他办法吧!分公司这么多的利润,再让小夏自己往里贴钱,不合适。”

张瑞点点头,“我再想办法,争取再弄笔大钱出来。”

临下班时,孙悦悦犹犹豫豫的来到刘小夏办公室,东拉西扯了一番。

刘小夏听着有些烦,“悦悦,你到底想说什么?”

孙悦悦明显有些尴尬,“小夏,你教育局有关系吗?我孩子上学,没有户口,上不了好学校。”

刘小夏一愣,如果自己没有记错的话,孙悦悦才二十七八岁吧?不过,他也懒得多问,摇了摇头,“没有任何关系。”

孙悦悦明显有些失望,笑着说道:“我也是随口问问,我再想想其他办法吧!”

作者: admin136

公交车上拨开少妇内裤进入 岳晃动的大肥奶

母亲的桃花源早已 没等结婚就让人玩烂了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qq:83765000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83765000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