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金融街 股票资讯 正文

学渣被学霸压着写作业短文-污污的小说短篇小说

嫘姑动了动身子,挣扎着想要起来。

  “还早,再躺会儿吧。”傲儋说,带着晨时的慵懒。

  “我担心小羽子,睡不着。你再睡会儿,到点儿我叫你。”

  傲儋翻身,继续睡。

  嫘姑温柔地看着他,心说:昨天,他太累了。

  昨晚回来,傲儋生怕嫘姑担心,本想暂时瞒着,让她好睡个安稳觉。

  谁知刚行车到小区门口,就看到她正焦急地朝远方张望着。

  他唤她。

  她一上车,便拿着手机给他看,连催促的话声都变了。

  “谌图,福利院出事了,快带我去看看……”

  福利院的事,是J城日报报出来的,撰稿的记者,署名为贾龙。

  傲儋皱了皱眉头,掩藏起心底的不悦,文章有点夸大其实了。

  “情况很严重,是不是?”嫘姑颤着声,担忧地问。

  新闻是半个小时前报出来的。

  嫘姑当时就想去福利院。可是,家里只有她一个人。

  大哥叫走了傲儋,福嫂带老大娘去遛弯了。

  嫘姑大着肚子,在风口里站了十多分钟,愣是没叫到一辆车。

  傲儋握住她颤抖的手,把事情的前前后后,简要地说了。

  嫘姑感受到他手心的温度,仍怕他报喜不报忧。

  “小羽子真的没事,艾院长他们真的没事,对不对?”

 文学

  傲儋笑着说:“放心,真的。小羽子受了点伤,我亲自送去的。我还亲自问过医生了,小羽子只是擦伤。”

  这个时候,他还能笑得出来,说明所言非虚。

  嫘姑终于信了,却仍想去医院看看小羽子。

  “这时候去,你怕是进不去的。”傲儋提醒她。

  确实,早过了探视时间。

  “况且,小羽子还昏睡着,不如明天早早地去。”

  “昏睡?”

  “医生说,可能是累的,也可能是吓的。不过,很快就能醒。”

  嫘姑信了。

  但还是不放心福利院,硬是让傲儋带她去了一趟。

  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亲眼见过之后,嫘姑才将一颗心放回肚子里。

  回家的路上,嫘姑又细读了一遍新闻稿,才注意到撰稿人的名字。

  “谌图,这文章是贾龙写的。他到底有没有去实地调查?怎么可以夸大其辞呢?”

  傲儋不屑地笑了笑,“这不正是他一贯的文风吗?”

  “一贯?”嫘姑不解。

  “文过饰非,言过其实。不然,大学时,他怎么博得你的好感?”

  嫘姑闻到了一股酸溜溜的醋味。

  “对哦,我怎么忘了呢。不管怎么说,以前的贾龙,可也算得上玉树临风呢。”

  傲儋将车稳稳地停在了道边。

  “你说,他玉树临风?那,我呢?”

  他看她,期待她的回答。

  “我想想看,贾龙是玉树,迷倒了一批姑娘。”

  “比如呢?”傲儋的眼神,似乎都在冒酸气。

  “比如……蕙儿,可是痴恋了贾龙四年呢。”

  傲儋的心思动了,“蕙儿和贾龙,他们有没有……?”

  嫘姑沉默了,觉得不该揭蕙儿的短处。

  傲儋对她知之甚深。

  即便她不说,他也明白了。

  傲儋的脑海里,又浮现出蕙儿在医院失控的画面。

  难道小羽子……

  如果是,就说得通了。

  “小骨,蕙儿毕业前后,有没有什么异常之处?比如,呕吐,泛酸水……”

  嫘姑摇了摇头,“不知道,我也没有这些反应,算不得准的。我想想,那段时间,蕙儿常早出晚归。回来后,她还老和石头说小说,神神秘秘的。对了,你问这个干什么?”

  傲儋说了自己的猜测。

  嫘姑想起蕙儿对小羽子的好,确实超乎寻常。

  “难道,小羽子真的是……”

  傲儋挠挠她的手心,她的手心,已冒出汗来。

  “好了,不猜了,伤脑。对了,你刚才说,贾龙是玉树,那我呢?”

  嫘姑想了想,“你呀,是玉山。”

  傲儋笑了。玉山,是对竹林七贤的精神领袖——嵇康的评价。

  嫘姑也笑了,终于明白,傲儋的醋意,不过是为了让她宽心的方式。

  这样的体贴,怎不让人觉得幸福呢。

  ……

  嫘姑望着初雪,白茫茫的一片大地,真是干干静静的。

  室内,温暖如春。

  她想起前几日逛街,买了一只布娃娃,想要送给小羽子的。

  她去取了来,今日去看她,就一道带过去吧。

  窗外,朝阳冉冉升起。白茫茫的大地,着了一层暖色。

作者: amei

刮伦小说500目录 岳抬高腿让我进全文阅读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qq:83765000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83765000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