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金融街 股票资讯 正文

痒 爽 好深 好硬 再快点 舒服 – 将军有力缓慢而坚定的进入l

关奕凝扭头和林笙月默契地对视一眼。

两人显然想到了一处。

不过她们并没有在明朗面前再说什么,而是等吃完饭明朗离开后,留在大排档里商量了一下能够让白雪在明朗面前彻底原形毕露的方法。

两人商量完从大排档出来,已是两个多小时之后的事。

林笙月见时间不早,她和关奕凝告别分开后,快速地朝着帝大后门跑去。

然而,当她赶到时,后门外的小道上却是空荡荡的一片,并没有任何车子。

不是说老地方吗?

这怎么……

林笙月心里正奇怪,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掏出手机见是男人打来的,她很快接通,“嗯。”

“还在忙?”沈天时开口问道。

“我……”林笙月下意识想说‘我已经过来了’,可话要出口时,不知怎么却变成了,“嗯,在忙。”

“嗯,如果没有忙完你可以继续忙自己的事,我临时有点事,今天需要先走一步。”

沈天时顿了顿又道:“我们约明天中午见,嗯?”

林笙月听完心里的第一个想法竟是:明明已经走了。

下一瞬又兀自摇了摇头,低声应了男人一句:“嗯。”

到了次日,林笙月中午在奶茶店打完工,按照和男人约定好的,正要去学校后门找他,可奶茶店的门都还没出门,她就收到男人发来的一条短信。

【抱歉,今天没办法过去了。】

来不了不是像昨日那般打电话过来,并且特地做了一番解释,而是只有一条十分简洁的短信。

林笙月盯着手机上的短信,点开输入框想输入什么,可手指落在键盘上方却一直没有动。

过了良久,她才终于打出一个字发过去:好

此后一连两天,林笙月都没有收到过来自男人的任何消息。

沈天时原本每晚都会在林笙月睡觉之前,给她打一通电话,自他们认识以来从没有过例外。

虽然每次通话都在聊一些无关紧要的内容,只是两天不打也没什么,可男人坚持的‘每天’忽然说断就断了,还是在她那天爽约之后,林笙月不由地就产生了一些联想。

比如某人是不是生气了这种的……

诸如此类的联想多了,林笙月不免就有些心烦意乱,以至于上课注意力都有点不集中。

甚至,晚上睡觉的时候也来来回回地翻滚睡不着。

就好像睡觉的‘条件’缺少了一件什么必要的一样,她总是无意识地,时不时拿起手机看一眼。

当林笙月意识到自己状态不对的时候,她先是被自己给吓了一跳。

她不是一直很想摆脱那个男人吗?

他现在不联系她了,她终于不用每天花时间去应付他的电话,周末也不用因为要跟他出去被迫耽误打工了,她不应该开心才对吗?

对,她应该开心的。

她的世界这下终于清净了。

然而,当林笙月这样‘想通’之后,当晚‘如她所愿’仍旧没有接到男人的来电,直接彻夜失眠了……

林笙月莫名有些烦闷,不知是没睡好觉的因素居多,还是别的什么。

但她只把这种情绪单纯地理解自己还是太闲,精力太充沛了,于是到了第四晚的时候,她索性决定不睡了。

她从奶茶店打工一回来,就坐在自己的小书桌前开始画设计稿。

自从报名赢世界服装大赛以后,她最近每天都在试着画一点,却一直都没有什么好的灵感。

这晚自然还是老样子,林笙月接连画了好几个样式都不是很满意,她头疼地停下笔,拿过一旁的手机,打算找点视频看看寻找灵感。

可点开一个视频后,她盯着手机屏幕看了还没多久,大概是连续三碗没怎么睡身体本能地有些吃不消。

林笙月双目开始一点点地失去焦距,然后不知不觉,就一头倒在桌面上睡了过去。

睡梦中,林笙月依稀听到窗外传来滴滴答答的声音,像是在下雨,然后不知过了多久,她又好像听到一阵十分有节奏的砰砰砰的声音。

一开始那声音还很弱,可慢慢地,那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响,不停地刺激着林笙月的耳膜。

林笙月下意识皱了皱眉,最后硬生生被吵醒了。

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意识到那声音是敲门声,是有人在敲她的门。

她揉了揉眼睛,都顾不上去想为什么会有人大半夜跑过来敲她的门,双腿已经自动来到门前,将门打开。

下一瞬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高大挺拔的漆黑背影。

尽管看不到正脸,但她还是立刻认出来人,神色倏然一怔。

作者: allnew

啊…啊学长我在写作业作文 – 便宜的一对一聊天软件

开心幽默正能量的句子 你最大的敌人就是你自己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qq:83765000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83765000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