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金融街 股票资讯 正文

被突入最深处韩漫免费98| 和尚 h文

小六停下脚步,以为二少爷说不好,分辨道:“二少爷,食物怎么啦?今日大家可都说这东西好吃呢!”

钱明远急忙摆摆手,“不是不是,我就是想问……这真是钱……大小姐做的吗?”

小六一听这话,原本严肃的表情瞬间笑开了,“今日是厨房的人都瞧着的,大小姐忙活一个上午呢!”

钱明远的表情,又变成刚刚那副迷茫的模样。

钱霏霏好像真的变了!

一条玉水河将江杭县一分为二,上南下北。在县城里,河岸边总是极其热闹。运货卸货,撑船摇杆,小摊贩还有玩水的孩子们,都在这长长的河岸边。

钱霏霏此时就在河边柳树下,站着观看几个白须老头下围棋。一位妙龄少女和小丫头站在几个老头中间格外显眼。

今日她听说爹和孟繁去了南门街市的米铺,就想着去晃一晃。可到了米铺才知道他们又去了北门那边铺子。

她本来打算再跟去北门,又觉得太刻意。干脆到桥边晃荡,反正他们回来总要经过这条路的。

“啊——”钱霏霏打了个哈欠。执白棋的老头皱眉瞟了她一眼。钱霏霏丝毫未察觉,继续看着。

白棋老头忽地悠悠开口道:“如今世风日下,附庸风雅者却越来越多。”

执黑棋的老头从棋盘中抬眸,“徐夫子何出此言?”

白棋老头摸摸胡须,瞧了一眼钱霏霏。

顿时,几道目光都看了过去。

钱霏霏看下棋的两人停下了,抬眼一看,这几个老头都看着她呢!这是干啥子?

“呵呵,几位老先生好!”钱霏霏硬着头皮打了个招呼。

“小姑娘,会下棋吗?”她旁边的一个老头问她。

钱霏霏:“额,会一点点。”

老头笑笑,未说什么。

下棋的二人继续落子,钱霏霏又打了个哈欠,白棋已是输相。她看向石桥,他们还没回来。

“我说这小姑娘,你若不会下棋,就别站里打搅旁人。”那白棋的徐夫子不悦地对钱霏霏说。

钱霏霏听得是一脸懵,她什么时候打搅他们了。

“我们大小姐会下……可会下了!”珠儿立刻替钱霏霏抱不平。

钱霏霏拉过珠儿,用力瞪了她一眼,这丫头是要给她树敌人吗?

“呵呵……小丫头不懂事,瞎说瞎说的……呵呵呵……”钱霏霏窘迫地解释着。

“那你说这棋谁会赢?”徐夫子明显是要输了,心中不快,开始找钱霏霏的茬。

“啊?”钱霏霏盯着棋盘,这明显是这个老头输,他还问自己。钱霏霏眨巴眨巴大眼睛,半晌没说话。

徐夫子手中的棋子丢回棋盒中,“老夫输了!”任谁都听得出语气中的不甘,“再来!”

“哎哎哎,该我了吧,徐夫子,你可别耍赖啊!”另一个灰衣老头手压在棋盘上,不让他再下。徐夫子撇撇嘴,瞥一眼灰衣老头,不情不愿地让了座位。

钱霏霏正好看到了爹和孟繁,急急忙忙提起裙摆跑过去。

那徐夫子看着钱霏霏的背影,不屑的哼一声,而后继续看别人下棋。

“爹,孟繁!”钱霏霏欢呼雀跃地跑来。

钱振露出一丝笑容,“出门干嘛了?”

钱霏霏:“出门转转,买了点小玩意。”顺便偶遇。

钱振点点头:“早点回家!”

就这?钱霏霏见两人就要离去,此次偶遇马上要以失败告终,她忽然开口道:“爹……我今日还买了些重东西,我就带了珠儿出来,不然你叫孟繁帮帮我吧!”

钱振奇怪地看了看钱霏霏,她明明两手空空啊?“行吧,孟繁你去送霏霏回家吧。”

孟繁:“是。”

话一说出口,钱霏霏就自己后悔了。自己又冲动了,这日久天长的,也不在乎这一下子呀!可现下若反悔,岂不是更糟糕。

“大小姐,东西在哪儿呢?”孟繁拧眉瞧着钱霏霏。他现下确实有些不悦,今日是和老爷出来看米仓和米铺的,这小姐来的莫名其妙,要求也是莫名其妙。

“东西啊……”钱霏霏脑子反应倒快,“在人家店里呢。”

孟繁:“那麻烦大小姐带路了。”

作者: amei

美女扒开胸罩内裤让我添 – 都市贵妇情迷春色

美女自缚遭蹂躏| 魔女采补榨干男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qq:83765000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83765000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